首 页 | 新闻中心 | 每日要闻 | 兰州新闻 | 周边新闻 | 国内新闻 | 国际新闻 | 社会新闻 | 时政要闻 | 财经新闻 | 文体新闻 | 图片新闻
A24版: 兰苑  
窟窿峡探幽

2020-10-21 【 字号:     

    1

    沿河西走廊西行,丝绸之路上的名胜古迹比比皆是,但在大西北以戈壁大漠为主调的广袤背景上,旖旎的自然风光就鲜见了。这时,当你在西行路上忽然看到景色如画的窟窿峡时,就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造化之妙了。

    我与窟窿峡似乎特别有缘,曾有过四次游览的经历,确实应该好好写一篇文章了。

    窟窿峡在河西走廊中段的山丹县境内,是一条幽深的奇妙峡谷,夹岸的高山上长满茂密的松林,苍翠浓郁,遮天蔽日。窟窿峡不远处还有一座名山,叫焉支山。每年七八月间是游览焉支山、窟窿峡的最好季节。近几年来,山丹县文联每到7月便举办一次“焉支山笔会”,邀请河西各地的作家和文学青年前来参加。我作为一名河西作家,自然每次都在邀请之列,我的窟窿峡之游便由此而起了。

    几年前第一次去窟窿峡,心情格外兴奋。临去之前,我已从地方志书上知道,这里自古以来便是茂密的森林,至少从清代起就受到重视。史载,清乾隆年

    间,为管好山林,有司曾制定严格的护林防火条令,并铸匾为记,悬挂于山崖。法令规定,凡有私自砍伐山林者,民间可自行严惩,先杀头后告官,并将其头颅高挂于“人头杆”上示众。有了如此森严的法规,自然森林得到了有效的保护。再往前说,这地方深远的历史文化,最早可追溯到两千多年前的汉代。西汉初期,河西一带为匈奴所控制,距窟窿峡不远的焉支山便是匈奴人的天堂。李白有诗曰:“虽居焉支山,不道朔雪寒。妇女马上笑,颜色赪如盘。”汉武帝时,骠骑将军霍去病把匈奴逐出河西,汉王朝在河西边陲设置郡县,封在这里的郡王选址筑城时,看中此处有一山貌似鸾鸟展翼,有跃跃欲飞之势,认为这里是鸾鸟栖息之地,乃为吉祥之象征,于是将此山取名为鸾鸟山,在山下筑起了一座鸾鸟城。这座带有几分神秘色彩的汉代古城,虽经历两千年风摇雨摧,遗址至今轮廓犹存,城墙上仍可见到平列的椽孔,有些椽孔中竟还存有两千年前的朽木,可谓罕见之奇迹了。

    2

    我们去游览窟窿峡,乘汽车出山丹县城向东南方,绕过焉支山之侧,穿过有名的山丹军马场广阔的草原,便看见起伏的山势缓缓升起。汽车随着山势折转向东,前行三五里,忽见有几架山头凌空耸立,拦住去路,窟窿峡口便在两峰之间展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从车窗里看见峡口的第一眼,所有的人都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惊叹。峡口朝南而开,奇特的是它仿佛忽然从地面上深陷下去,比我们所在的路面低下去数十米之多。因而汽车顺山势绕了几个大弯后,便顺着很陡的坡度向下驶去,坐在车里真有从高处向下降落的感觉。初进窟窿峡,峡口内约有一里长的一段路较为开阔,地面上野草丛生,恰好为游人提供了一片活动的场地。峡谷东侧,一面较为平缓的山坡上绿草如茵,野花竞开,山顶上是葱郁的松林,满山秀丽景色。峡谷西侧则是陡峭的石壁,直插云天。紧贴着石壁脚下,奔流着一条小河,水流清澈至极。最奇的是,那流水底下还隐有许多神秘的暗洞,深不见底,游人若不慎失足暗洞中,即刻便不见影踪,因而游窟窿峡时绝不可轻易下水。据说每到夜静时,便可听见水底暗流咕咚咕咚的响声,窟窿峡之名即由此而来。

    过了峡口内一段开阔地带,迎面又耸起一架山头,把峡谷劈为两半,窟窿峡由此而分成两条狭窄的峡谷,一条向东,一条向北,小河也分为两支,分别沿着两条峡谷向远方流去了。

    我们这些搞文学的人到了这样的环境中,欢悦之情就不用说了。大家分成几股,四散到各处去寻幽探胜。一伙年轻人呼叫着登上高山,钻入山顶的松林。我则和省城来的几位作家沿着向东去的一条峡谷,踏着脚下的乱石向峡谷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好美的峡谷啊!看她跌宕多姿,千奇百巧,曲曲弯弯伸向大山深处,似无穷无尽,不知究竟有多长。河水分流之后,这一支只是一条柔弱的小溪,在乱石间蜿蜒流淌。因为有水,峡谷里的草木异常茂盛,夹岸长满了野桃、野杏、野柳、野杜鹃,枝叶交错,互相映衬,真是宛若仙境一般。小溪在草木枝叶遮掩之下时隐时现,有时只闻水声淙淙,却不见溪流所在,真可谓“小溪曲曲乱山中,嫩水溅溅一线通”。峡谷两侧,南边是大山的阴坡,山下葱郁的松林可说是密不透风,如涛如浪;北边是另一架山头的阳坡,山崖上不见草木,怪石丛生,险峻异常,目光所及之处,随时可见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把山上巨石塑造成各样逼真的艺术形象,人们便由其状貌而为之取名,诸如:二仙对弈、韩信点兵、双峰神驼、雄狮怒吼、飞鸟绝壁、硕鼠跳崖……尤以山崖之巔的“将军石”最为神奇,但见一巨石屹立于半空,远看酷似一位披甲仗剑的将军威镇于这远离尘世的深山幽谷之中。

    沿峡谷愈向里行,景色愈奇绝,山势愈狰嵘。峡谷两边峭壁凌空,危石嵯峨,林木参天,野花夹道,幽峡翠谷,山环水绕,一派“松韵水声相激荡,风飘万壑怒涛奔”的绝妙意境。

    3

    我们无法测量走出了多远路程,看看时间,不觉已过了差不多两个钟点,而峡谷还遥遥不见尽头。再不能向前走了,不然就误了约定的开车时间。这次峡谷探幽,真令人回味不尽。

    下一年7月,再次游览窟窿峡时,我选择了另一条峡谷。我们一行十多人沿着峡谷向北走,这条谷中又是另一番景象。因为是南北方向,两边的山坡都向阳,山上有茂盛绿草却不见松林,小河的水也多半流入这条峡谷,河岸边和流水中都交错生长着多种树木,水中又时而露出各种形状的大石头,致使流水溅着浪花,弄出哗哗的声响。前行大约五六里远,忽遇大山拦路,峡谷陡然转了个九十度大弯,形成一个直角,折转身向东而去。这时明白了,原来这条峡谷也是和另一条峡谷同一个走势,它们分别在一架山的两边平行着向东延伸,也许到了百里外后又合并在一起,从山的另一侧劈出一个峡口,放小河出山,流向不可知的远方。

    再后来我又两进窟窿峡。那真是一个神奇的峡谷,你不论去多少次,都还想着有下一次,每一次都会有新的感受、新的发现。

    好一个奇、幽、险、野,神秘莫测的窟窿峡!

    □田瞳

 
上一篇  下一篇  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媒体公约 | 合作伙伴
版权所有: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copyright ©lanzhou daily lanzhou evening
甘肃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批准
经营许可证编号:陇ICP备05000021号
兰州日报社 设计维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