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| 新闻中心 | 每日要闻 | 兰州新闻 | 周边新闻 | 国内新闻 | 国际新闻 | 社会新闻 | 时政要闻 | 财经新闻 | 文体新闻 | 图片新闻
A19版: 兰苑  
窖冬

作者:  稿件来源:
2019-12-03 00:00:00 【 字号:     

    □孙黎

    在北方,若是看到农家人都在挖菜窖,那必定是冬天真的到了。

    曾听很多人说过,不喜欢冬天的寒风瑟瑟,以及太多的萧条与苍白,认为冬天太缺乏色彩与生机。而我,却总喜欢冬天的特别。冬天,不同于春天的万物复苏,也不同于夏天的成熟热烈,更不同于秋天的丰硕收获,冬天是用来窖藏成果的,人便可安逸于“坐享其成”。

    冬天的色彩,都藏在一个个窖里。

    父亲每年在菜园的空地上直接挖菜窖,约有三米多长,两米左右宽,半人高,窖好后再插上一撮玉米秸秆,埋结实,作为下次出菜起点的标志。远远望去,家家户户隆起的菜窖跟小山包似的,仓满了冬色,里面窖着绿白相间的大白菜,脆生生的绿萝卜,淡黄色的土豆,橘红色的胡萝卜……

    母亲贮藏的都是“娇贵”的东西,冬天在家里腾出一间带土炕的屋子,不烧火的土炕,房门一关,不冷不热,温度正好。土炕一侧,小心翼翼地靠墙堆放着地瓜,堆成温馨的紫色方阵,然后盖上一层旧棉被保温;另一侧摆放的,全是母亲自糊的大纸缸,盛满苹果,红的,绿的,果香袭人。

    冬天的窖藏,对于上了年纪的父母而言,多是为子女忙活。每次回家,母亲总是大包小兜地准备着,说那电视上的专家都讲了,地瓜是预防心脑血管病的好东西,说咱自家种的菜没有农药,放心吃,多带些回去,吃不了就分给邻居,窖子里有的是……

    把冬天窖满了,父母的心里才算踏实安稳。不管寒风吹得怎样呼啸,把冬天吹得如何萧条,母亲会依然安稳地坐在火炕上继续着手中的针线活儿,父亲也会踏实地坐在火炕上呡着烫好的小酒儿,无虑无愁。

    冬天有了窖,一切都是欢愉的。天地之间,是一个最大的窖。晚来天欲雪,一场大雪把人间的冬天,整个儿窖了起来。极目远眺,绵延不老的苍山窖了,奔走不息的川流窖了,广袤油绿的麦田窖了,纯朴美丽的山村窖了……窖了,整个冬天都被窖了!

    谁说冬天缺乏色彩,冬天最浓重的色彩,一直藏在大自然的窖里,从未远去。

    谁说冬天缺乏生机,君不见这“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的盛大?君不见那“天地无私玉万家”的豪情?

    冬天的大地之上,从未缺少过什么。山,依旧忠诚地守护着我的村庄;水,依旧无声地滋养着我的祖祖辈辈;土地,还是那么庄严;天空,还是那么洁净。

    其实,冬天的情趣,在于窖和养。窖满了,人就有了过日子的底气,有着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”似的清闲。不光人闲了,冬天的一切都闲了下来,花生地、玉米地、大豆地……都闲了,甚至一片片麦田,也歇了。静养于闲,这就是冬天的魅力。一切都在养精蓄锐,为来春生机勃发做足准备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北方的冬天寒冷而漫长,但人只要拥有一颗热爱生活的炽热之心,就会迸发感受冬天之美的力量。诚如父辈们的菜窖,即便在电力冷风库盛行的今天,它依然会以土地最淳朴的方式存在,即便是消失于未来,它也会存在于人的心灵深处,在寒冷的冬天散发着温暖的光。

 
上一篇  下一篇  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媒体公约 | 合作伙伴
版权所有: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copyright ©lanzhou daily lanzhou evening
甘肃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批准
经营许可证编号:陇ICP备05000021号
兰州日报社 设计维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