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| 新闻中心 | 每日要闻 | 兰州新闻 | 周边新闻 | 国内新闻 | 国际新闻 | 社会新闻 | 时政要闻 | 财经新闻 | 文体新闻 | 图片新闻
A16版: 我是小作家  
撑起一把油纸伞

作者:兰州市第一中学高二十六班张瀚之  稿件来源:
2018-12-06 00:00:00 【 字号:     

    暮雨潇潇,小巷深深。他独自撑着一把油纸伞,在湿滑的青石路上踟蹰着,为了心中的那一株丁香。他已褪去曾经的颜色,放下漫卷诗书,敛起满腹经纶。今晚他只是一个人,也是一个渴望和她相遇的痴心人。谁能说起巷角的青苔何时长出?又谁能说清那油纸伞下身着青衫的男子,因为伞檐两滴雨汇为一滴落下而荡起的心中涟漪……

    撑起一把油纸伞。在濛濛烟雨的苏公堤上,新燕啄着春泥,细雨打湿了迷濛的江南,悄无声息的将天与地、人和妖以一根根无形的细丝相连。垂柳下负手而立的白素贞在远远断桥上瞥见了那个青衣少年。千年修行的寂寞,烟雨浮起的湖面难敌少年春风似的抬眸,抬眸,轻笑,千年的她此时只是一个手足无措的闺中女子;他在乌篷船头,牵起她的手,将手中那把油纸伞交给她,等待着那早已注定以悲剧收场的爱情。雨敲在青砖屋瓦上,打在摇曳的凤尾竹上,缠绵了整个江南,两颗心在咫尺天地间悄无声息的生根、发芽,葱茏了凄美的一生。

    撑起一把油纸伞,那把多情的伞下又藏了多少缤纷的梦?新娘下轿时,媒婆会用油纸伞遮住红盖头,它是客家的“有子”,圆满的祝福。岁月盈盈,多少悲欢离合的曲子在伞下唱出,撑起一把油纸伞,那把多情的伞下藏了多少梦?张爱玲的《半生缘》中,世钧和曼桢在亭中买下一把淡蓝的油纸伞,两人匆匆分别而又错肩而过后,那把伞一路流转,陪伴曼桢步入十里洋场后的繁华和喧嚣。她茕茕孑立,她的内心是否与伞面上的雨一样苍凉、凄楚……一把油纸伞,从江南仄仄中走过,是寂寞的灵魂,还是充盈的期盼?是顾盼生姿念着吴语的女子,还是身着长衫瘦削的男子?在雨的声响里,彼此静默的伫立着,两两相顾互生凄楚。“雨巷诗人”戴望舒撑着油纸伞,在雨巷中静默地走过,心中涌着或浪漫或悲伤的情诗;“十年饮冰,难凉热血”的梁启超撑着油纸伞匆匆离了北平,回首谭嗣同等人的热血融入雨中,飘下了泪水;“千古伟人”毛泽东撑着油纸伞跨进了南湖的画舫,此时烟雨怎么知道那是中国革命在雨中诞生的新篇章……

    撑着一把油纸伞,我走过烟雨江南,透过低垂的伞檐,我看见满头白发的老妪将一把油纸伞装进儿子的行囊,我看见衣袂飘飘的女子挽着身边的男子藏在伞下红了脸颊,我看见新娘头上那把象征喜庆的红伞映照了她的霞帔,我看见背着书箱踏着芒鞋的秀才匆匆行过溅起的水花……那一滴垂在伞檐的雨里,我看见了贯穿千年的烟雨和那把等候的油纸伞。

    烟雨江南,独对青山。留不住的是岁月,挥不去的是记忆,细雨打湿雨巷的油纸伞,而梦中那一株丁香早已永驻我心。

    教师点评

    王侯丽:这是一篇文质兼美的好文章。作者以戴望舒《雨巷》中的诗句:“撑一把油纸伞,独自彷徨在悠长、悠长又寂寥的雨巷……”起笔,由此想象营造了一个烟雨空濛、迷离幽思的古典情境。娓娓道来的画面不再有时空的局限,随着语言这条河流潺潺流淌而出,直抵心中所有的美好和哀思。

 
下一篇  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媒体公约 | 合作伙伴
版权所有: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copyright ©lanzhou daily lanzhou evening
甘肃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批准
经营许可证编号:陇ICP备05000021号
兰州日报社 设计维护